NEAR 不是以太坊杀手,它打算协作并增强以太坊

今天我们很高兴地宣布,Dragonfly Capital 对 NEAR 项目进行了一笔重大投资,并将加入 NEAR 验证器咨询委员会。我们现在运行着 NEAR 主网上的 第三大验证节点,未来,我们将与 NEAR 验证器咨询委员会的其他成员密切合作,支持 NEAR 的下一阶段主网采用。
什么是 NEAR?
很高兴听到这个问题。
NEAR 是下一代智能合约平台。它是最接近以太坊 2.0 愿景的平台——一条分片、可扩容的区块链,但其上线比以太坊 2.0 早了数年。
以太坊 1.0 无法满足去中心化应用日益增长的需求。当数字收藏品游戏 CryscryKitties 在 2017 年堵塞以太坊网络时,这一点首次变得显而易见。自那以后,2020 年后期的牛市使以太坊的拥堵问题更加严重。Gas fee 已飙升至历史新高,用户与基于智能合约的应用进行交互时心力交瘁。
以太坊过去 3 年间 gas 的平均价格。 Credit: Etherscan
我们知道这只是个开始—— DeFi 应用尚未普及到主流受众,但以太坊 1.0 已经不堪重负。尽管有这些掣肘,如今在以太坊上运行的多数 DeFi 应用(如 AMM 和贷款协议)表现都非常亮眼,但是,区块链用户和开发者对公链有更高的要求。
2018 年时这一问题就已深入人心。当时媒体给其它智能合约平台冠以「以太坊杀手」的名号。
这种说法太老套了。
NEAR 不是要杀死以太坊。以太坊在目前看将永远是智能合约环境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而 NEAR 更多倾向于与以太坊协作并对其进行增强,就像区块链网络版图中的 另一座大型城市。
截至目前在智能合约版图中,只有一座城市很重要:以太坊,您可以把它想象成纽约市。有关智能合约的一切活动目前都在以太坊上发生。但现在它非常拥堵、钙化,需要某种方式来扩容。
从广义上讲,有三种扩容智能合约的途径。第一条途径是通过「互操作性协议」,如波卡 Polkadot 或 Cosmos,多条异质区块链桥接在一起。这有点像在全国各地修建高速公路系统,连接起一些小城镇。
第二条途径是通过 Rollup 二层方案,您可以把它想象成在以太坊上建设越来越高的摩天大楼——不能任意扩容,而是缓解拥堵压力的一种短期好办法。
第三条途径是 NEAR 所采取的道路:构建一条全新的治理完善、并具备兼容性的 L1 公链,桥接回以太坊。打个比方,NEAR 正试图建设第二座城市:智能合约版图中的芝加哥市。
比喻很形象了。那我们再谈谈技术层面。
NEAR 简介
有两种方法可以极大提高区块链交易吞吐量:垂直扩容和水平扩容。
水平 vs 垂直扩容。 Credit: PudgyLogic
垂直扩容是指:为了实现更高的吞吐量,我们将要求每个节点都非常强大。这意味着交易处理不能再由普通用户完成,但这样的一个网络能处理更多的计算。Solana 和 DFINITY 采用这种方法,这意味着在这两条区块链中,普通用户无法在商品化硬件上验证区块链。
这不一定是坏事!垂直扩容的区块链对于某些需要高性能和全球访问状态一致的应用而言具有很高吸引力。但是,他们通过牺牲验证器去中心化来实现这一目标。
水平扩容采取的是完全相反的路径。水平扩容将系统划分为多个分片。每个分片仅执行区块链上总工作量的一个子集,每个验证器只需验证单个分片(和部分「协调器」分片)。由于每个分片的工作压力较低,因此允许更多用户参与验证。这样保持验证去中心化,同时仍能扩容系统的总吞吐量。
这正是以太坊 2.0 的规划远景:一个任意分片的智能合约平台。 唯一的遗憾是以太坊 2.0 看上去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成真:以太坊创始人 Vitalik 近期称,以太坊 2.0 的智能合约需要太长时间才能完全实现,以太坊在数年的过渡时间内只能先完全采取 Rollup 方案。
NEAR 采用了与以太坊 2.0 完全相同的实现策略:水平分片区块链,能够支持每秒高出几个数量级的订单。但与以太坊 2.0 不同的是, NEAR 目前已经上线。
举几个数字让您感受一下 NEAR 提供的扩容提升:NEAR 区块链上的每个分片可以单独处理的交易比以太坊 1.0 多出 10 倍。NEAR 区块链最终将拥有 超过 100 个分片。这意味着,NEAR 最终每秒将能够处理比以太坊 1.0 多 1000 倍的交易。
但目前可扩容性是一个相对容易的承诺。许多全新的智能合约平台都宣称其强大的可扩容性,但用户仍然聚集在以太坊上。真正的挑战是创造超越以太坊的一流开发者体验。而这正是 NEAR 的闪光点。
我有一些最好的朋友是开发者!
NEAR 从零开始构建的一路上都对开发人员保持了友好。由于基于 WASM 的运行时 runtime,开发者无需学习新的编程语言,即可在 NEAR 上手和运行。
您是网络开发者?用 Script (Typescript 的近亲) 即可。 或者您喜欢内核调试,在 Rust 上编写智能合约即可。
NEAR 合约类似 ERC-20 的一小段代码,利用 AssemblyScript 编写。 Credit: NEAR
当然,如今区块链中的多数开发者已经使用以太坊和 Solidity 工具。NEAR 将很快在其虚拟机中启动 EVM 运行时,这将允许将 Solidity 协议部署到 NEAR 上,而不会发生重大更改。这也意味着以太坊工具(如 Ganache 或 Metamask)将很容易与 NEAR-EVM 部署兼容。
但是资产呢?我们都知道目前最流行的加密资产都活跃在以太坊上, 无论是 Tether、 USDC,还是 DeFi 类代币。很快您将能够通过它们的无需信任的桥接——Rainbow Bridge,将这些资产转移到 NEAR。当前存在的几乎所有跨链桥接都依赖于受信任的资产托管人,但 Rainbow Bridge 将呈现完全去中心化,受加密和激励保护,而不是受信任保护。
NEAR 中还有许多其他出色的用户体验 UX 改进。例如,人类可读的地址,而不是像 2e75ed2ffaae39e859b6 这样的名字……,可以将您的资金转移到 dcp.near 交给我们。这一切都直接在协议层实现。您甚至可以用同一个公钥拥有多个名称,或嵌套在另一个帐户中作为子帐户(如 haseeb.dcp.near)。
NEAR 钱包资产转移体验
NEAR 的设计还有很多吸引人的地方,例如抢先实施 EIP-1559,合约层开发者奖励 以及 存储质押。 但 NEAR 依然是一个非常稚嫩的网络, 我们希望 NEAR 能与新一代加密应用共同进化成长。
但 L1 公链的成功,需要的绝不仅仅是技术。
伟大的区块链平台最终建立在其社区之上。NEAR 的 DNA 来自于其创始人: Illia 和 Alex,两位极具才能和脚踏实地的工程师,之前分别拥有 Google 和 MemSQL 工作经历。
NEAR 通过重视用户和开发者的 UX,打造了一个世界级的团队和充满活力的社区。
随着去中心化金融(DeFi)领域继续与蓬勃发展的加密货币生态同步发展,以太坊并不是唯一一个价值显著增长的区块链平台。在新的一年里,DeFi领域继续表现良好,从流入各个平台的巨大价值就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点。
数据分析平台DappRadar表示,1月20日,DeFi协议的价值短暂超过270亿美元,部分原因是大部分加密货币的价值增加。然而,近几个月来,该领域的采用和发展一直在增长。
以太坊目前是最受开发者和项目欢迎的智能合约区块链应用,用于构建和发布应用程序和平台。DeFi领域与以太坊目前的状态是紧密相连的,大部分最大的DeFi项目和协议都运行在以太坊区块链上。根据DeFi Pulse的数据,Uniswap是最大的自动化做市商,其在以太坊上运行,而其余排名前10的DeFi项目也在此区块链网络上运行。
尽管DeFi平台的增长和成功给以太坊网络处理交易的能力带来了压力,并增加了交易费用,但这些平台给以太坊生态带来了巨大的锁定价值。话虽如此,以太坊的一些市场竞争对手在2021年初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表明有更多的参与者在推动DeFi领域的发展。
波卡、Chainlink和Near Protocol都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波卡被视为以太坊最突出的竞争对手之一。它是连接私有和公共区块链和网络的新一代区块链。该项目由Web3基金会发起,希望驱动区块链之间的互操作性,为未来去中心化网络提供动力。
波卡本质上使用它所称的“平行链”来运行多链协议,该协议允许其他区块链以侧链的形式连接到它的网络。该协议还具有每秒处理数千笔交易的能力,在一些评论人士看来,这让它成为了以太坊的竞争对手。波卡在2021年实现了巨大增长,其DOT代币的价格自进入新的一年以来几乎翻了一番。
Near Protocol是另一个智能合约区块链平台,自2020年4月推出以来一直备受欢迎。它的原生代币NEAR,最近增值超过100%。该项目基于其使用分片的权益证明协议运行,以太坊今年仍在努力布施Near Protocol。
运行在自己的权益证明区块链上的Cardano也实现了一些增长。其原生代币Ada已超越比特币现金(BCH)成为市值第六大加密货币。该平台尚未推出功能强大的智能合约,但预计将在今年推出,这将允许DeFi平台建立在该协议上。
Chainlink也因它在智能合约区块链和DeFi领域中发挥的作用而上榜。Chainlink是一个去中心化的预言机网络,作为中介网络,它为不同区块链上的智能合约提供数据。根据该项目,Chainlink已经成为DeFi领域的主要工具,因为它为各种DeFi协议提供防篡改、高质量的价格数据。
由于Chainlink继续享受着DeFi成功的间接影响,该网络的原生代币LINK在1月份进入了前10大加密货币榜单。
“伟大的重新定价”一词在DeFi领域被广泛使用,因为受欢迎的平台Synthetix和Aave的原生代币也在2021年初跻身加密货币市值前20排名榜。Synthetix Network Token (SNX)和AAVE的价值增长相当可观,其市值加起来超过35亿美元。SNX是衍生品流动性协议Synthetix的原生代币,而Aave是一种流动性协议,它允许用户存款和借用各种加密货币资产。Synthetix和Aave都运行在以太坊区块链上。
以太坊竞争链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DeFi领域显然是一个新兴的领域,有足够的空间让不止一个区块链来支持过去一年开发的大量应用程序和产品。Web3基金会波卡增长负责人Dan Reecer承认,以太坊目前是DeFi总锁定价值最大的区块链网络。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用户不愿意尝试替代方案,根据Reecer的说法:“有明确的迹象表明,构建在以太坊以外的区块链上的DeFi平台有所激增,DeFi、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总体上正在朝多链演变。”他还强调,考虑到当前中心化主流应用程序和网络的运作方式,向多链DeFi生态系统的转变将成为未来的必要:
“与传统技术相比,所有我们最常用的应用程序,如Instagram和领英,都使用了各种主要的数据库系统。这些数据库可以连同互联网的其他通道和协议无缝运行。为了让DeFi和加密货币被所有年龄段用户大规模采用,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多链的基础设施,所有这些基础设施都可以同步运行。最重要的是,用户不会知道他们使用的是什么底层协议或区块链。”
去中心化金融“中心”Acala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Bette Chen告诉Cointelegraph,DeFi领域仍处于起步阶段,平均每天只有4000至5000个活跃地址。
然而,Chen认为,新智能合约区块链的出现是DeFi领域的一个积极发展趋势:“我们认为这不是一种竞争状态,而是我们处于一种颠覆性新技术的非常早期的阶段,我们认为,未来向多链的演变会促进DeFi增长和市场大规模采用。“她接着补充说,多链可能是”CeFi和DeFi产品的混合体,帮助向终端用户传递真正的价值和用户体验。”
去中心化数据托管项目Bluzell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Pavel Bains告诉Cointelegraph,以太坊的主导地位不一定会受到威胁,但它向以太坊2.0的过渡正变得越来越重要,因为其他协议已经提供了以太坊正在努力整合的功能:
“以太坊现在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每隔几个月给以太坊2.0带来进展。即使这只是一小步,但在知道以太坊2.0即将到来的情况下,项目开发人员也不太可能转向别的平台。目前我不认为以太坊受到了威胁。但我确实希望是这样,而且这对整个以太坊生态更好。”
正如Reecer所说,对于一个行业来说,竞争总是健康的,加密货币领域也不例外。他强调,以太坊在TVL、用户和开发者中所占的比例将取决于该项目的扩展能力和与同行保持同步的能力,特别是在分片、多链生态系统方面:“以太坊被10到20多个协议超越的期望是不合理的。未来十年应该会出现链并购,一些团队可能会失败,也有可能长期出现一些像FAANG(美国市场上五大最受欢迎和表现最佳的科技股:Facebook、苹果、亚马逊、Netflix、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一样的赢家。”
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官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